博诚证券指出美国贫富分解问题是该国一大社会痼疾。博诚证券早在2011年“占领华尔街”者就喊出“咱们是99%”的标语。博诚证券表明时至今日,尽管阅历了历史上最长时刻的经济增加周期,美国的收入距离反而提升至半个世纪以来的最高点。博诚证券根据美联储的数据,美国最富1%的家庭现在操控着美国上市公司和私营企业一半以上的股权。博诚证券很多一般美国民众发现,自己没有分享到经济增加的果实。

这样的问题连有钱人自己都看不下去。近来,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在承受采访时表明,美国贫富距离日益扩展,“这是个大问题”。

戴蒙去年赚了3100万美元,不过他表明,薪酬的制定“与我无关,是董事会定的”。

他表明,“在很多方面,有钱人变得越来越富有,中产阶级的收入在大约15年的时刻里一向相等,这在美国不是特别好。”戴蒙补充说,处于收入等级更底端的人“被甩在了后面”。

与戴蒙一样持有相似观点的,还有其他富豪。

10月初,美国亿万富翁、云计算巨子Salesforce公司联合创始人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在美国媒体撰文呼吁对包含他在内的美国最富有阶级征收更高的税。贝尼奥夫批评美国的经济制度导致了“可怕的不平等”。

美国交际媒体渠道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也曾发出相似的呼吁。扎克伯格表明,他“部分认同”参议员桑德斯所说的“美国不应该有亿万富翁存在”的理论。“从某种层面上讲,没有人值得具有那么多的钱”。

巴菲特、比尔·盖茨也都主动向自己“开刀”,多年前便建议增收“有钱人税”。在2011年,巴菲特就曾在《纽约时报》编撰的一篇名为《停止照顾超级富豪》的文章中,呼吁提高对年收入超越100万美元的人的税收。

本年6月,包含迪士尼家族继承人阿比盖尔·迪斯尼和脸书公司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在内的18名尖端富豪联合签署公开信,呼吁无论是民主党仍是共和党提名人都应该支撑适度的“有钱人税”。

美国贫富分解日渐扩展有据可循,并有可能引发重要社会问题,并成为“经济杀手”。根据美联储的数据,美国最富1%的家庭现在操控着美国上市公司和私营企业一半以上的股权。这些庞大的投资组合使美国顶层精英盘子里的“蛋糕”越来越大。

有数据显现,到第二季度末,美国最富1%的家庭具有约35.4万亿美元财物,简直与美国整个中产和中上阶级所具有的财富总额相同,这些占美国50%-90%的几千万人口所持有的总财物为36.9万亿美元左右。

本年第二季度,美国最富有家庭具有的财富增加了6500亿美元,50%-90%的美国人口总财富只增加了2100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特恩·斯洛克(Torsten Slok)列出了下一年经济和市场面临的20个危险。其中,最大的危险是“不平等的继续加剧”。

现在,贫富距离过大、提高有钱人税率逐渐成为2020年美国大选最关键的议题之一。2019年,民主党从头获得众议院操控权,更多议员开端呼吁征收“有钱人税”。民主党总统提名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继续呼吁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增税,以缩小贫富距离。

沃伦提议对超越5000万美元的净财物征收2%的税,对超越10亿美元的净财物征收3%的税。而桑德斯的税收方案是从对超越3200万美元(关于已婚夫妇)的财富征收1%的税开端,税率逐渐提高,对所有超越100亿美元的财富税征收最高税率,即8%。

但增收“有钱人税”的想法也受到了来自商界以及学界关于其有效性的争议。

10月22日,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声誉退休院长兼教授哈伯德在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一个研讨会中表明,“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他以为,征收2%的财富税是“政府在明抢私有财产”。他辩称,财富税在其他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税收筹划问题”。